主题: 石磊:"把房价降到让所有人都买得起"不符合中国国情

  • 时光轴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1085
  • 回复:2
  • 发表于:2014/3/21 9:17:40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澳门大小点平台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央广网财经北京3月19日消息据经济之声《央广财经评论》报道,在今天上午的发布会上,国家发改委、公安部、财政部、住建部等部门,介绍了《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-2020年》的基本情况,并就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户籍制度改革、住房建设等问题,回答了记者的提问。

关于高房价是否会阻碍城镇化进程,住建部副部长齐骥虽然没有直接回答,会不会是一个阻碍,但是他承认,房价的问题,对于进城的农民来说,在许多大城市中都是过不去的坎儿。因此在我们新型城镇化规划当中专门有一章,叫健全城镇住房制度。提出了几个原则,叫市场配置资源和政府保障相结合,以市场为主,来推动形成总量基本平衡、结构基本合理、房价与消费能力相适应、结构基本合理。对此,齐骥做了一些解释,合理的结构应该是既有商品房的供应,也有保障性房建设。对于一些既不属于保障对象,又确实还买不起商品房的群体,要建设供应政策性的商品住房,也就是说要发展共有产权住房,即在一定时期内实行共有产权,政府和购房者共有产权。

关于户籍的问题,在城镇化的过程中,的确,人们最关心的就是户籍制度问题,说白了,就是从农村转移出来的人口如何落户到城镇。按照新型城镇化的规划,要严格控制500万以上的特大城市人口规模,从字面来理解,很多人关心的是,今后想在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落户是不是就没有希望了?

对此,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很委婉地说,不能说“就没有落户的希望了”,他解释,严格控制500万以上人口的特大城市人口规模,这是中国的国情决定的,北上广深,资源环境的压力太大,确实需要减负,所以要严格控制这些城市的人口规模,要坚持从紧。另外,从今年各地的“两会”看,北京、上海等特大城市就有一个重要的信号,就是要科学定位城市功能,适当疏散一些城市功能,要转移一些劳动密集型的产业,优化人口结构。除了户籍制度之外,还要有多项规划,来引导人口有进有出,使城市人口结构更加科学合理,更加有利于城市经济社会发展。

特大城市要严格控制人口规模,也要进行户籍制度的改革和完善。黄明提到一个概念,叫“积分制”,要建立一个阶梯式的通道来进行落户,来合理调控落户规模和节奏。正是因为这样,黄明说,落户北上广是有希望的,但是这个希望不会像其他大城市,尤其不会像中小城市那么大。如果要尽快实现自己的城市梦,中小城市比较现实,如果要选择特大城市,既要积极创造条件,还要保持良好的心态和足够的耐心。

针对有记者问,大城市的高房价会不会成为阻碍城镇化的因素,如何确保农民工在城里能够买得起房,住建部副部长齐骥没有直接回答,他特别强调,住房保障要实现进城落户的农民乃至常住人口的全覆盖。对高房价会不会阻碍城镇化,怎么看?

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、复旦大学公共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石磊表示,高房价肯定会成为一部分想进城的人进城的一个障碍,问题的另一面是,我们有没有必要把事实上不管怎么降价也买不起房、进不了城的这些人一定要弄到城里来,这是另外一回事。也就是说,我们要改变一种看法,是不是一定要把房价降到让所有人都足以在城里买得起房的地步?这不是适合中国国情的一种做法,因为土地是稀缺品,城市土地尤其稀缺,不能够把它当种小菜处理。

新型城镇化规划当中专门有一章,叫健全城镇住房制度。要让房价别成为城镇化的障碍,保障进城农民都有房住,最关键的是什么?

石磊指出,关键这里面是多种供给方式,一是从市场化的角度说,你能够买的起房,这用不着我们考虑太多,他买得起自然而然就来了;如果他买不起,那么他可能也就不应该非得到这个城市来。第二,一部分人事实上已经在城市生活了很久,无论是生产还是消费,对他们所提供的生产与服务都是非常需要的,这部分人长期在城市却没能够获得起码的住房,应该通过公共型的住房也就是基本性的住房来解决。第三,事实上不是简单的让所有的人都买得起房,而更多的可能是流动性的租房。所谓流动性租房,就是在一定期限之内,你没有购买力,但是你现在可以租,租到一定程度以后等你有购买力了,国家提供基本可租可售的房,再让给另外一部分人租。石磊认为,通过这三种方式,可以解决住房对城市化的限制。

关于户籍制度改革大家都非常关心,对于很多在北京打工多年而没有落户的人,北京推出的落户积分制似乎让他们看到了希望。但是《规划》提出要严格控制500万以上的特大城市人口规模,公安部副部长黄明说,不能说“就没有落户的希望了”,对这个问题我们该怎么认识?

石磊说,公安部副部长黄明的话讲的实事求是,事实上主要是考虑到几个重要因素。一个是从客观情况看,目前国内有一些特大型城市人口已经过度密集,针对这个城市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务不能涵盖这么高度密集的人口。第二,从这个城市的空间可承载的水平来说,这么多人进来以后,如果出现原有的核心城市居民的生活质量下降,而新进来的人又没有如愿以偿获得城市化所带来的好处,这可能对双方来说都是问题。第三,从中国的城市规模来说,各地其实情况是不一样的,如果一刀切,这也是不切实际的,因此在实际操作当中必须严格考虑到各地的实际情况,循序渐进,该大则大,该小则小,该中则中。

石磊指出,疏散城市功能是适应产业结构调整的需要,有进有出是城市功能良性互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机制。到现在为止,我们基本上大中型城市都是有进无出,这种情况将会加重城市的城市病。

  
  • 那一片海
  • 发表于:2014/3/23 17:13:47
  1. 沙发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(0)
(0)
  
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,不再提供回复功能,请勿尝试回复!!